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

在春天里选择逃离
烂鱼头 发表于 2011-4-5 14:13:00
  漫长的冬天随着一场温情脉脉的大雪离我们远去,春天迈着蹒跚的脚步走进书页和心房。可我只想着在这个冰冷的春天逃离,离开暖阳,离开夕照,离开枝头绚丽的花朵。
  可我真的不知道何处是心灵的归宿?在梦中我不止一次地呼唤春天,呼唤柔和的春风,呼唤细密的春雨,呼唤永远都不可能存在的油纸伞。我想不起是怎么在凛冽的寒风中迷失的自我,记不清下雪的早晨,记不清泥泞的路途,只记得一次次跌倒在泥水中,爬不起来了,那颗千疮百孔的心。
  春天多好,沐浴在柔柔的阳光下,穿行于绿草茵茵的大地中。骑着单车,徜徉于河畔,看绿柳,看红花,看春草萌动,看大地变绿。可这些,已然不属于我。我是冬日的暗影,是冰川中的企鹅,是寒风中的枯枝。我渴望春天,可春天属于大地,属于树林,属于房屋,属于书页。
  只想逃离。在绮丽的梦中,想牵着柔顺的小山羊,沿着水渠,啃着绿油油的青草,流着快乐的泪花,和着牧笛,唱一曲童年的歌谣;在吃饭的早晨,捧着一碗妈妈做好的阳春面,和着舒爽的秋天,看红叶艳艳;在上学的路上,背着沉甸甸的希望和梦幻,没有忧伤,没有焦虑,没有苦痛,只有书中曲曲折折的故事,只有暖暖的毫无来由的微笑。
  人生来是不是注定要痛苦?沿着思想的印痕,在冬雨中慢慢走向黑夜。我喜欢黑夜,浓重的暗夜,絮暖的被窝,一个人蜷缩在床的暗角,毫无思想地做梦,梦着崔嵬的群山,波澜的大海,漾荡的柔波,飘浮的云朵,可这些都不属于我。我只属于暗夜中的乌鹊,魂灵中只有睁着怪眼的猫头鹰发出凄厉的苦笑。
  逃离,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早晨。沿着朝阳飞升的方向,一个人,捧着本写满春天的书册。忽然迷上了喝药,双黄连,用吸管一口口地,品味,懂吗?是品味,细细的,让苦的滋味一点一点地漫过舌尖,漫过咽喉,漫过心田,漫过灵魂,浸透所有的毛细血管,迷散开去。在这悲与苦的声浪中,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愉悦和幸福。
  可我实在是喜欢春天的,虽然她不属于我这个人。春天里没有数字,没有车水马龙,没有枯燥和烦闷,只有艳丽的花草。我只属于飘雨的黑夜,只属于凄冷的冬日。喜欢一个人走路,在漆黑的夜晚,沿着千年的坟场,看磷火星星点点,数着一座座古墓,抚摸着镌刻着古文字的碑碣,一个人,苦苦地笑。
  春天真好,阳光从远处丝丝缕缕地照进玻璃窗,静静地泻在书桌上和报纸中。没有春风,树枝一动不动,马路上全是忙碌的车辆,来来回回,一刻不停。远处高楼上一个人都没有,孤独的水塔笔直地站立。静寂咀嚼着我的心,天地间没有声音,只有灵魂破裂的声响,一点点,一点点,一点点……
  逃离,离开这个不属于我的春天和幻梦。沿着孤寂的地平线,沿着岁月的纹脉,毫无声息地,一个人,在黑夜,走吧。我只属于汹涌的大海,只属于凄冷的高山。你说,融入大海是什么感觉?你说坠落崖脚是不是幸福?春天真好。
  冬天过去了,漫长的,但春天却比冬天走得还快。冬天,我看到了他的背影;春天,什么也没有。记得自己特喜欢在雪地里弯弯曲曲地踩脚印,看着那一行清晰的脚印,心里升起一线希望,希望什么呢?不知道。可希望就如洗衣时的肥皂泡,五彩缤纷,美艳凄迷,煞是好看,转眼间,烟消云散,了无踪迹。春天,也是如此。我在冬天盼望春天,在春天盼望夏天,在夏天呢?这样的时日何时是个尽头!
  春天的雨水甜甜的,不像泪水,苦苦的,涩涩的。每天浸泡在泪水中好呢,还是沐浴在春雨中好呢?忽然喜欢上睡觉,沉沉的,在阒寂无人的夜晚,永远不要醒来。可以做梦吗?不,永远,我都不再做梦。只睡,睡到没知没觉。梦呓?没有,什么都没有,不会再有。在漆黑中,触摸着灵魂的伤痕,点点滴滴地听雨打梧桐的声响。
  真想在春天里微笑,可我属于冬天。在桃花盛开的春天,一个人走在岸堤上,捡拾希望和梦想。喧嚣远离,苦痛远离,希望远离,梦想远离,脚踩着春风,远行。苦行僧?去何处挂褡?
  刚刚升起朝阳,可这艳丽的阳光不属于我。我盼望明天,明天是什么?不知道,心灵会不会宁静?不知道。真想找一棵大树,枝叶婆娑的菩提树,双手合十,跪拜其下,诵经,念佛,让灵魂得到安宁。
  逃离,骑着心仪的七色鹿,迎着千千万万张笑脸,穿行于花红柳绿中。我愿做一只快乐的喜鹊,在这个春天,为所有人报喜。明天,明天,我盼望着,和着春歌,流着甜甜的泪水,不为别的,只为一颗千疮百孔的心。
发表评论:
载入中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