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载入中。。。


怀旧的依托 
烂鱼头 发表于 2011-9-19 21:58:00
      怀旧是在寻找逝去的时光,年青人寻找童年,中年人寻找年青,老年人寻找逝去的一切,这些都是人之常情。
  寻找的方式是回想。人的本身已离开了那个时代、那个地方,难以回头,但思绪可以,它可以反复地长久地逗留在任何一处。
  寻找并不满足只是回想,它还渴望重温曾经的地方,虽然无法穿越时空,但回到了当初的地方,也就近似于一种穿越,因为曾经的风物,可能还保留着当初岁月的影子。
  我们最渴望回归的是故乡,是儿时的校园,那是我们每个人的上游,离得越远,感觉越近,渴念也越深。对于我而言,离开它们才二十多年,谈不上岁月沧桑,可已经是天翻地覆了。
  每回我弟弟回来,都要我陪他回乡,那是生命的枝叶对根部的怀想。自母亲去世,父亲搬离故乡,至今也只有十五六年的时光。那时候村落的格局基本还在——村子的南边是一口泛着菱荇的方塘,其余三面是拂着杨柳的围塘,圩里是麦秸与瓦铺就的参差有致的人家,正南方是青石板铺成的光滑的捶洗处,西南角是全村人吃水的深井,还有村子东边那响着四季歌谣的稻场,还有方塘南边那畦垄整齐的菜地。每每看到这些,我就仿佛走进了梦里,感觉跟小时候近了,仿佛随时都能握住那一段时光。
  可是现在乡亲们都搬到规划点住了,留下的是三两户人家、萋萋的庄稼和离离的杂草。每次回去我们都在找寻,找寻那一条小路,找寻那一眼水井,找寻那一棵槐树,找寻那一池清波,似乎找到了,可不是在现场,而是在回忆里。
  一个地方如果百年后变了模样,似乎也不伤悲,事实上也没有伤悲,因为一个人顶多只有百年,他在世时基本上没有遭遇丢失。贺知章少小离家,八十多岁回乡,可谓人世沧桑,可除了半消磨的人事、不相识的儿童,那门前镜湖的水,依旧不改旧时波地潋滟着。贺知章是幸运的,历经五十多年,有些风物还依然为他保留。
  我们呢,只过了二十年,短短的二十年,整整一个故乡基本上就没了,没了屋舍,没了树木,甚至连偌大的池塘都无声地没了。我们到哪寻找童年?到哪寻找我前二十年的家园?
  儿时的校园也不见了。记得有回,突然很想师范的校园。一排排瓦房校舍、一条条打饭的长龙、一个每天早上千军进发的操场,一片留下我们足印的广阔的田野。一切都很简单,依现在的眼光看,一切都很简陋,但因盛满了那么多学子的三年时光,她又是那么亲切和富有。
  我邀上一个同伴,兴致勃勃地寻梦去了。一进门我们就找不见当时的路了,一座雄伟的教学楼,挡住了回忆。我再次从脑子里搜寻地图,可是在现实中却找不到对应。去找找我们的教室吧,她在校园的东南角,东边有一口深井,相信这个坐标一定能帮我们找到,结果没找到深井,一定是被岁月填埋了。最后只能依着东南角的位置,将几间左看右看都不太像的瓦房,当成了我们当年的教室,而自毕业到我的那次认寻,也不到二十年的时间。为何也这么匆匆地消逝?我到哪去寻找年少时的校园?
  没有多少阅历的我,却经历了太多的巨变,几乎每天都在看着旧貌变新颜,应该说赶上这个时代我们是幸运的,物质上我们享受到了多个世纪加起来的充沛;可也感觉到了不幸运,精神上我们也遭遇了多个世纪加起来的失去。
  一个人的经历是他一生最宝贵的财富,未来的无法累计,只能是现在的加上过去的,而现在总是短暂,我们的一大宗遗产都是过去。我们的思绪无论是自觉还是不自觉,何尝不是绝大部分时间都停留在从前?就连梦都在帮着我们怀旧,怀旧不是颓丧,是在寻找一种感动。
  当怀旧没有了依托,也就意味着感动源头的断流。在思绪中触摸跟在故地触摸,感觉是不同的。所以会有人不远千里万里,回故园寻梦,回故地寻梦,涕泪满襟,是因为触到了感动的源头,那一眼清泉,须在你心泉的感应中才会喷涌。
  我们人生的每一场经历,记忆携带的只是部分,还有一部分留在了岁月里,留在了老地方。留给岁月的,我们无法索要,而记忆又是一个漏壶,所以我们的收藏会越来越少,很难完整地复原某一段历程。以往我们不害怕遗忘,是因为还有老地方帮着收藏,只待我们去寻,一切还会复活,可现在往事的收藏室全被刷新了。
  或许不该怅惘,日新月异按说值得庆幸,我只觉得一切的变化不宜过速,当一切都转瞬即逝,生命的空寞感便不可遏止地提前到来。经历是生命的巢,人最幸福的是在晚年一一数着这座宏观的巢,可我一路筑过来的巢,不愿等我到老,我在这边筑,它在那边毁,当我找不见故园,找不见校园时,我觉得我的根基已被抽塌。
  很羡慕古人的遥望,即便是“蝴蝶梦中家万里”,抑或是“望极天涯不见家”,都有一场等待固守在老地方,不见又何妨,因为都在。如同你有一个远在天涯的老友,或许几十年都未曾相见,但知他安好,你便无忧,若知他离世,你定会伤神。或许他活着,你们也永不会相见,但因为在,心中便装着慰安,人要的就是这种慰安。
  或许我们正巧赶上了这天翻地覆的时代,之前是宁静,之后也不再有频繁的巨变,让我们的后人在适度的变化中也能守住一份存留,不至于像我们,一边是无限的有,一边是极度的无。想着今后可能留住一些有形的记忆,我的心稍微平复了一些。
  时光不可能回头,老地方也不再能回去,那就珍爱那些一路走过来的人吧,只有他们还攒着你要的记忆,他们是活动着的老地方,一旦聚在一起,一个时空就打开了。他们的眼睛收着你的老照片,他们的心中收着你们共同的想念。
  每次回乡,老村落不见了,却依然能见到亲爱的人们,这家走走,那家串串,温暖的唠嗑将你遗落在故园的记忆一一找回。
  每次同学聚会,虽然不是在校园,却能照见那一段时光,青春回来了,激情回来了,梦也一起回来了。
  怀旧又找到了依托。前行中的我,找回了一份慰安、一份坦然。
  • 标签:怀旧的依托 
  • Re:怀旧的依托
    eryuehua发表评论于2012-3-3 16:46:00
    eryuehua莱芜博客会员交流QQ群,希望大家加入。让我们共同交流,共同进步!群号:5051654
    发表评论:
    载入中。。。